R.布  

我永远是海绿大大脑残粉!
爬墙回creepy pasta

我花开后百花杀

关于我的关键词,花开。
当然我估计大家的注意力都是菊花开。之前讨论起来还有个石楠花【开花有精液味道】开梗。
最后决定反其道而行之。证明一下花开可以不是荤段子,
当然加群的人也都知道我就是主页君本体了。主页君怀孕梗催更可以私信我,有什么有趣的想法也可以在爆豪溺爱群里小窗我
【正文】
最近切岛收到了一个小礼物。
一个蛋盒盆栽。
之前他一直以为写个批量贺卡就已经是十分糊弄的生日礼物了,但他显然还是图样图森破。摆在他面前这个盆栽不仅外观粗糙一看就知道来自某个地摊,甚至还有几分诡异。怎么说呢,这个摸起来并不光滑的蛋状物拥有土嗨的黑色底色橘色纹理以及一些,不明所以的军绿色斑点。
说真的,切岛蛮想扔了它的。
出于一点点好奇心...

我就翻了翻我之前写的文。
老实说有几篇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写得很好。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写的。但大多数都让我觉得很搞笑,很幼稚。
大半夜和乐乐讨论起尬文的问题。老实说貌似我觉得我写得好的文基本都没什么人看,写得很差的居然有人吹。
让我不得不觉得,可能真的是审美不同吧
不过我现在有更多底气来坚持我的正确,因为我已经不是那么在意读者粉丝和红心。我活得更自由洒脱,写得也尽己所能的热烈奔放。对我的朋友,我发现在我不再一味委曲求全的时候,反而获得更多尊重,在我更加勇敢的时候,反而外物对我更加温柔。
我突然就觉得,生活没有那么艰难。
我不喜欢的我就不看,我喜欢的我就反复看。
也感谢到现在还能同我时不时讲话的乐乐。我本来以...

百态迷踪

友谊向!清水无差留心避雷。
【正文】

这条街比看起来和平,可能你没有感觉到。你知道这里充斥着暴力、毒瘾和滥交。但它从几年前,再也没出过人命。
“这代表一个压倒性的约束力的崛起。”轰焦冻把统计资料戳在会议桌上。
“难为你这么用心地统计,轰君。”会议桌首位的男子模棱两可地赞许两句,没有直接表态。下面的各位一时间炸开了锅,“继续这种制约平衡就已经很好了,现在我们出面插手岂不是节外生枝?”“就算这位的个人能力很强,成长环境决定价值观吧……”
“只是一个导向性的指引。不代表我们会涉足过深。而且这方面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我一个人。如果不成功,最差也是维持现状,而最好的结果是我们能收编'地头蛇',顺藤摸瓜。”轰焦冻...

天欲雨

【一】
鸣人张开双臂去迎接一个人。
那个人嘴角微微上扬,弧度非常小,几乎察觉不到,眼睑微微低垂:
“我回来了。”
闹钟适时地响起来,这个真实感极强的画面突然扭曲,在人反应过来之前消失得干干净净。
据说,做梦是睡眠质量不佳的标志。但是如果睡眠质量一直很好的话,人生就会少了一半的乐趣。
他爬起来,摁掉闹钟。
他摸了摸下巴,胡子微微冒出一点碴。青春期的时候,周围的同学的胡子随着身体疯长,没有剃须刀的男生宿舍里到处都是看起来不怎么利索的男孩子。但他在那说长不长的岁月里没有一点下巴发芽的迹象,包括内分泌失调表现出的青春美丽痘,一个也没有。现在胡子生长依旧极慢,刮一次管好几天的事。
他把泡沫胡须膏涂在脸上,一点点地刮。
镜...

【轰爆】beat 'n' burning【搏动与燃烧】

改梗。我在听blur的foor's day 想起来oasis和blur的小学生世纪之争。然后觉得如果是乐队梗最适合咔的应该就是这个撕逼梗了。恰好媒体逼逼精英学院派和工人阶级派系斗争,也能套用。
【正文】
切岛头已经有两个大了。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有种美式电影里fbi总部遭灾时的忙乱酷炫感。他和同事已经装了一个星期孙子。
电话里合作商基本都在骂娘。
他按了按太阳穴,此时他已经三天没合眼了,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动,身体也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他想了一会,拨通一个号码,打给始作俑者。 “我是轰焦冻。”电话那边的声音也带着浓重的倦意。但切岛丝毫不予以同情:“我已经帮你挨了一周骂了,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新专辑...

杂谈

就,蛮没有意思的槽室友。
在北京,有两个南昌大学的室友。有一个很有意思,胖胖的。没有带牙膏洗面奶,也不买,蹭室友的。也不买盆,用我和我朋友的。
有次要洗衣服,一看我的盆里是别人的内衣。此时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她用,不提前跟我打招呼,甚至用别人的盆洗内衣裤。我头一次见这种人,如果是关系十分近的人,不打招呼也可能情有可原,但也不至于拿来洗内衣。
另外这两人,每天早上闹钟定很早,根本不起,也不关闹钟。更过分的是,甚至定好几个闹钟,我和我朋友都醒了,洗脸刷牙毕,还是不起。
那个胖女孩我实在是太讨厌她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把空调开到21度,一晚上我能冻醒好几次。北京现在虽然热,但晚上宿舍完全可以不开空调。更何况开到...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掐死他

孙黯特仑苏。:

当我谈抄袭,我谈些什么。


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


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


恰逢某电视剧开播,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身边的人都在吃屎,好心劝他们不要吃,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还要吧唧嘴。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谈到了方方面面,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屡禁不止”的根源是什么。


三个方面。第一个,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原创性”缺乏基本的尊重。


说到这里,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关于“盗用”。顾名思义,...

好了可以开点文了。
不过= =
有没有人吃轰爆粮啊乐队撕逼梗,oasis 和blur那种神级乐团的世纪大撕逼。

当我被打脸:好他妈想自杀。
当我打别人的脸:我是傻逼吗?为什么干这种逼事,好想自杀。

©R.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