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老师给我看方案,没忍住哭了,憋不住,眼泪跟越狱似的,从眼眶出不来,就朝鼻孔走,最后尴尬地捂住口鼻。虽然老师脾气很好,没有为难我,更气的是自己。毫无逻辑的方案,犯一些致命的设计逻辑错误。一个一个模型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做,uhu针管白卡板,钢尺手术刀切割垫,第一个来教室,最后一个走。我可能不适合这个专业。我觉得我要撑不住了。
但也许还不算最糟。
一点一点磨。
针头扎到手,凝血机制好像坏掉了,一直冒血。
和室友相处不好。成绩不好。
活着真累,这时候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占了上风。

2017-09-29 评论-2
 

评论(2)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