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鸣佐原创】男怕上错床05【完整】

然而这个法令纹却给了鸣人一种强有力的熟悉感。 如果说刚才鸣人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人像是主讲哲学的助理教授的话那么现在他是真真敢于确定自己的印象了。这张抽搐着似笑非笑还要强颜欢笑结果收到了全美恐怖故事的,效果的脸无疑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证明了这他么就是宇智波助理教授!

即使愚蠢如鸣人他也清楚在这种你站着我躺着的状态下宇智波教授是不可能来找自己叙旧的。鸣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反对外来侵略抗争到底中国人民为什么一定要站起来了。原来在站不起的前提条件下面对一只残暴的弟控自己连喊出“雅蠛蝶”都是那么的渺小无助。同时宇智波的关系网也让鸣人感觉到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一个二十四岁的副教授,年轻有为,有着深刻的思想和同样深刻的法令纹,重要的是这个法令纹不光是自己必修课的讲师还是自己在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荷兰遇见的一夜情对象死弟控死弟控的哥哥。

鼬斜着眼睛毫不犹豫地视奸鸣人身上颇具抽象派艺术品味的浓汤痕迹差一点把挤出来的抽搐一般的微笑活生生地转成射击打靶模式。

但是宇智波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我懂得放长线钓大鱼让猎物生不如死的人生哲理。或许这人生哲理使得宇智波在道上臭名昭著。

不管怎么说这种宇智波式信条误打误撞地救了鸣人一命。

毕竟现在一脸吃了翔的表情的鼬是在给鸣人松绑。
事情在鸣人看来一点都不单纯。你看要杀鸡宰猪的时候总是要给它们短暂的自由嘛!
在鼬的课上鸣人属于坐在最后一排打盹玩手机的那一类,丝毫不因长了一头拉轰的柠檬黄色头发脸上长着猫须状胎记而引人注目。鼬本来就不是关心学生的五好老师,没认出鸣人是理所当然的。
绳子解开了,鸣人的心也瓦凉瓦凉的了。
人从猴子进化成人类需要上万年,从人退化成猴子只需要一瓶酒。
天知道鸣人有多后悔喝了酒。
"先生,去洗个澡吧。"
对于社会科的鸣人来说哲学是必修课,因此鼬对他来说并不算是陌生人。就像他清楚鼬是怎么荼毒戕害修他课的学生一样,他也一样清楚对鼬来说自己就是一每次都是初次见面似乎有点眼熟的存在。
而这个并不熟悉自己的人,在请他洗澡。
这是什么习俗?
虽然洒了一身粘糊糊的奶油浓汤能立刻洗个澡真的非常享受。不过即使是享受也是基于主人没有摆出一副我煮了你小王八羔子的嘴脸的前提下。
鸣人战战兢兢地往鼬手指指的方向颤悠悠地踱过去。听说,有水牢这种东西。不过走过去才发现真的是稀疏平常的浴室。当然你要忽略那马赛克的地板昂贵的浴缸以及闪亮亮的布满既不是汉字也不是假名的一些文字。这个浴室是整个建筑里最违和的了。
浴室里挂着鼬准备的换洗衣物,鸣人看了看logo,一声不吭地反锁了门。
佐助从浴室里出来之后,从衣柜里扯了一件蓝色高领宽衬衫和一条红白双色领带。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家哥哥有何用意,但是兄命怕是难以
反抗。
待佐助到餐厅,鸣人也准备好了。
宇智波作为一个相对传统的大家族,不过装潢复古,就连食物也是传统的日本菜。
不过这可苦了鸣人。
众所周知,日本地狭多山平原少,油料作物非常少,这就直接导致了传统菜式没有什么油水。
此外,让鸣人不舒服的还有那个小少爷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淡然地坐在桌子对面。
餐桌上除了面瘫脸【佐助】和法令纹助理教授,还有两位,一位鸣人对其的定位是桃花眼,l另一位是肌肉男。整个餐桌上气氛尴尬无比,除了偶尔筷子与碗碟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压抑得鸣人有点喘不过气。
“请问先生贵姓贵庚?”
法令纹纠结半天终于带着一脸戾气和具现的杀气打破了沉默 。
tbc.

2015-05-14 热度-16 鸣佐耶耶耶上错床
 

评论

热度(16)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