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鸣佐原创】男怕上错床06

“我叫漩涡鸣人,19。”

鸣人想不通为什么杀人灭口还要人自报家门。虽说杀猪需要知道猪的牙口,可自己是个体重正常的人类,应该不会有人丧心病狂到吃人吧?

法令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二十四岁的宇智波鼬除了有一张酷肖佐8助的脸以外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严肃气质。这种气质在他童年的时候就已经深刻地侵蚀了同龄小朋友的内心。现在大约进化到还没开口就可以逼退修他课的学生五米半。

这可以完美地解释为什么宇智波助理教授的公共课上最后几排经常出现三人坐一位而前几排往往空无一人。

在这种人对面坐着,即使面对一桌上好的怀石料理也难有食欲。

佐助在鼬的左手边坐着,本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可这发展好像有点不对。

佐助夹着金枪鱼刺身的筷子在空中直戳戳地挥了半天,始终也没有捅进盛有芥末油的平底瓷碟。

“那漩涡先生现在在做什么?” 鼬平静了下心情,继续发问。

“学生……”

这种尴尬的相亲气氛从哪里来的?

即使任务是充当一个坚韧不拔的电灯泡的止水和贤二也有点反胃。万万没想到千年弟控在招弟婿。

佐助并不是一个不会察言观色的人,贤二都懂的道理他自然也懂。

自己完美的哥哥三天之内不光干出了有辱家门的搞基事件还做出了有卖弟倾向的事。

你知道菊花失贞有多疼吗?佐助真想掰住鼬的肩膀质问一下。

(ー`´ー)不对,他应该懂。

佐助带着雨巷彳亍的丁香姑娘一般的哀怨瞄了正在给米饭挖洞的小叔一眼——自己最尊敬的两个人在一起了,自己的心情居然很复杂。

佐助总结了心塞的三个原因,第一,自家哥哥和自家小叔是亲戚,第二,自家哥哥和小叔都是男的,第三,自家哥哥和自己处在同一个位置。

说到位置,佐助瞟了罪魁祸首一眼。

鸣人洗过澡换上了鼬送去的衣服,稍微有一点不同。打个比方吧,过去的鸣人充其量就是朵野菊花,现在经稍一打扮则是一朵挺拔灿烂的向日葵。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

就算是个屌丝穿上这么一身浆过的黑色绸领短礼服也是挺英气逼人的。毕竟混血儿的五官接近欧美人面部的丰挺立体,穿起西服也是毫无违和感。

但是……

这他妈不是我的衣服吗?

佐助心里的草泥马再也不是散乱地在心灵的草原上肆意践踏,而是整齐地从心头的栏杆上一只接一只体态优美轻盈地一跃而过。

而偷拿衣服的当事人还在神态自若地在心里对自己未来的弟婿品头论足。

鼬和鸣人互问互答的进度条卡得人心惶惶。在佐助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那漩涡先生是念?”

“木大”

“噗……” 佐助一时没忍住,一口汤一滴不剩地喷在了法令纹的脸上。

妈个基的,地球原来真他妈是个村儿。好死不死的一个学校……别他妈一个系啊。

这口汤有点浓,色泽呈黄色,就那样顽强地挂在鼬眼角有点上斜的脸上。之所以特地强调一遍,也许只是因为鼬就好像是接了教堂里的什么圣水一样一脸愉悦优雅地用餐巾慢慢拭去【抹匀】,稀疏平常得很。

“融合了完美的弟弟的口水的汤一定要涂抹均匀。”translated by Naruto

止水有点看不下去了,用眼神示意鼬去洗脸。 每一个宇智波都有一双富于表情的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眉来眼去的光景养眼而不失恶心。

趁鼬洗脸的工夫,止水作为小叔兼哥夫终于得了工夫发问。

宇智波一家嗜甜,甜食当主食当菜品当零食当水果当饭后甜点。这一点在贤二兄弟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鼬一走,鸣人的神经一方面像一根 橡皮筋突然松了下来。另一方面,鸣人的槽点也终于有所转移。

“鸣人君和我们佐助一个学校啊。真巧啊。我就觉得侄【弟】婿一表人才很有前途……哈哈,佐助虽然孤僻【中二】了点人还是很善良的……”

“噗……”

贤二的红豆糕惨遭荼毒。

“二柱子你干什么!”

鸣人最害怕的东西恐怕就是这种宇智波大乱斗了。最让他毛骨悚然的莫过于原来面瘫脸和自己好死不死的和自己同校。

什么什么古圣贤说过征于色发于声。

鸣人的惊恐就像是贤二对红豆糕一样的痛惜一样扭曲可怕。

“哦……真巧啊哈哈。”鸣人知道自己笑得很假。事到如今他一个连雅蠛蝶都喊不出来的将死之人除了呵呵哒挺好哒这类绵软无力的抗议【?】完全无能为力。

从各种意义上讲上眼角和肌肉男都是比法令纹恐怖指数低很多的宇智波。

事到如今战战兢兢的鸣人也嗅到了这么一点半点的相亲风。娶一个这么漂亮的传统美人也是赚到了。相对于一个一无门第二无财产的穷屌来说这是一桩极为划算的生意。用贞操【自己还是上面那个】换取普通屌丝梦寐以求而一生不可求的美人老婆成本低收效快。

美中不足的是老婆是个男的。

鸣人看到了绝望中的一丝生机。

即使是法令纹也不至于杀了弟婿留自己的弟弟孤苦伶仃地守寡【?】吧。

鸣人觉得自己不该抱怨对方的性别。

第一,在事发翌日,自己就已经下定决心对对方负责——即使一开始是因为对方企图扑倒自己的;第二,搞了宇智波的小少爷还能从法令纹那侥幸逃过一劫实在是自己多年扶老爱幼积攒的人品;第三,未来的夫人是个高富帅。

鸣人不歧视同性恋,虽然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遇到某腐男子安利的gv中那种上了床结了婚纠纠缠缠一辈子不欢而散的刷狗血度的神剧情。好不容易考上木大是想认认真真地找份工作钓个女友结个婚成个家,虽然眼见着后两条照此趋势计日可待,可在性别栏天照大神你写错字了。彼女和彼氏区别这么大怎么会写错!

……

仔细想想也无所谓了,说不定自己还会有同性恋的潜质的。

鸣人深吸一口气:“请问……”

“请说……”

“侄婿是啥?”

“就是你啊鸣人君……哦不用太过惊喜你被准许入赘宇智波家了。哈哈,毕竟都已经是进行过恋爱下一步动作的人了 。”

性爱的字面解释是性与爱,先性后爱。止水坚信即使顺序错了说不准佐助和鸣人还真能相濡以沫。

佐助撂下碗筷,“止水叔,我有点肺疼……先退席了。”

与此同时鼬带着另一种愉悦从洗手间踱步而来与佐助完成高难度的交接棒。

鸣人看到鼬抽搐【微笑】的脸,什么肾上腺素甲状腺素尿素尿酸含量全部呈过一三象限正比函数增长在零到正无穷单调递增。

“您回来了。”鸣人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敷衍敷衍。

“嗯。”鼬理了理西服的下摆,对着鸣人抽了下嘴角。

止水老早之前就对这种好像急死你的对话十分不满,现在为了给加载进度条提个速,干脆把提问权对话权收归己有。“鸣人君,我和鼬还有这位未来同样会成为你叔的带土都是木大的老师。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们就好……”

……

世界真小。

“佐助就拜托你了【哥哥我绝不允许】……”

tbc.



2015-05-24 评论-3 热度-15 鸣佐h上错床
 

评论(3)

热度(15)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