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原创鸣佐】漩涡鸣人暗杀计划02

“二柱子,别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闹心。”

正值宇智波一家的午茶时间,一窝宇智波散布在沙发上桌子旁。伯爵红茶、大吉岭茶、蜂蜜抹茶和麦茶各装在一个美人觚里,依次摆在各路茶点中央。

佐助没听斑的话更没工夫撕逼,失手的焦躁懊恼使平时格外受青睐的琼脂点心失了宠。

带土和斑的冷嘲热讽让他有点烦 。

不过他也没愚蠢到因为一时脑热做什么事,不然他就不叫佐助,该和贤二一个名字。真正令他在意的,是鸣人蹲下系鞋带的时机。当天,鸣人穿燕尾礼服系带皮鞋参加剪彩,通常来讲,处在鸣人这个社会地位的人都有良好的品位修养,乱穿衣是不太可能的。这一点在扣动扳机前佐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本就是不太注意衣着的人。没有失手过的大意也是诱因——如此明显的破绽。

入场时间也有蹊跷。

太准时了,时,分,秒,甚至毫秒不差。一开始以为是偶然,如此看来……

佐助咬了咬下唇,疼痛有助于保持冷静。

思虑继续:这人对时间的拿捏来自于直觉,在红毯上众目睽睽之下看表实在无礼,话说回来,普通石英表也没有这么精确。

为了提高命中率,远距离活动靶射击会考虑当日天气、风向、风速等自然因素,判断在场闲杂人等的位置,预估视线偏角,此外还要预测目标的移动轨迹。一般会根据暗杀者自身的实际情况和上述外因提前零点几秒乃至零点零几秒扣动扳机用以矫正误差。小王八羔子【鸣人】在这零点零几秒内蹲下,只能说反应,速度,直觉都在上乘。这位漩涡专务,到底还是有些本事的。

说不定他已经发现我了……

佐助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很快又否定了。作为稳妥派的自己选择远距射击,目的无非是把警方和保镖的搜索线拉长范围拉大,从而达到毫不声张而全身而退的目的。凭自己的本事发现佐助,几率比中大乐透还低。

——除非,委托方出了问题。

佐助尽量不去想这种可能,但这是唯一合理的可能。

他冒了一身冷汗。自己到底是威胁到水更深的人的利益了,这是个假委托!也许不仅是针对自己,或许还有整个宇智波,甚至整个晓组织。

啧,在斑和带土的带领下,这两年晓的行动也好扩张也好声势都太大,也难免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佐助想到这,干咽一口唾沫,转头看向鼬,一如平常平静如水的鼬。

——在哥哥察觉之前处理掉这事。

斑和带土还在你一言我一语聒聒个不停,内容还是冷嘲热讽。

佐助没有听清,只是捂住突突跳动的太阳穴:看来隐瞒理由申请援助没希望了。

漩涡鸣人,非常好,你就等死吧……

“啊啾!”鸣人坐着真皮沙发上打了个很大的喷嚏,“鹿丸你继续昂……”

被称作鹿丸的长发男子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几乎用吼的,“专务,昨天怎么不一枪打死你!你当我是你秘书啊?”

“抱歉……”

鹿丸翻个白眼,继续汇报:“口径特殊,就保镖肩膀一弹来看子弹也是精钢制造,弧度非常漂亮,日前没有在枪支走私市场上见过……估计是特制的……这么大手笔的暗杀组织,恐怕只有……你这混蛋怎么还敢睡!”

鸣人昨晚一夜没睡着,跟打了积雪似的傻笑,自己笑不够还要给佐井打电话。此时佐井对鹿丸的调查报告自然也是兴趣缺缺,趴在暂时充当会议室的专务董事的私人会客厅的茶几上昏昏欲睡……

就当是例行公事了……鹿丸第N次翻白眼。

调查报告结束以后,佐井送鹿丸上车。“你和鸣人叽叽咕咕的又打什么算盘?”鹿丸临上车回头问佐井。

“没有啊……”真警觉啊。

“啧,麻烦死了,别闹太过,你当我们干警察的是猴子哪?耍得团团转……”

佐井望着鹿丸的车在高峰期挤来挤去,笑也笑不起来——我还不如猴子哪!

tbc.

2015-07-13 评论-3 热度-21 鸣佐短篇杀手婚介所系列
 

评论(3)

热度(21)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