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段子】帮你削铅笔的那个人


“你觉得什么样的才算爱情?”他把这句话小声读出来。这是他到哈佛念行为心理学的第二个年头,也就是说,离开生他养他的小镇已经五年了。

这是这个学期的第一个课题。教授是推崇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的典型。“他的姓氏就代表了智慧……”佐助想起教授这番没什么道理的话。

让所有人都理解的通俗心理学,这两年教授一直很重视社会调查和实验。佐助连夜赶制了一份调查问卷。

不过他本人并不相信爱情。拜占庭帝国的人相信吃光一个驴奶和蜂蜜制成的蛋糕,丘比特之箭就会射向他们;中世纪番茄则成了“爱情果”,可怜的清教徒们不得不放出“番茄有毒”的谣言以禁其风;雅各布·迪佑拉比甚至想出了“快速约会”的方法……

但是,就美国来看,近半数的美国人首次婚姻破裂,其中又有三分之二第二次破裂和四分之三的第三次婚姻破裂。感情靠不住的,不然教授的孩子早能出来打酱油了,教授又怎么会闲得没事干出这么个课题?佐助暗想。

第二天同寝室的同学还在睡,佐助已经把问卷打印出来了。他运气不错,几乎每一个人都愿意停下来完成这份问卷。

问卷超过一千份,每次统计,都让佐助头疼。明明可以在推特上完成的调查非要打印出来,也是教授的要求。

“with the man who'handsome and sexy would be lovely”“the first time you meet him or her your heart begins beating faster and faster ”……前几份都是这样的回答。他皱眉,到底是生活水平高了,连爱情观……

“with the person who give u a hug when u are sick”“the one provide you with a cup of warm milk when you are tired”他好像被触动了,原本昏昏欲睡的眼睛突然闪起了远胜过北极星的光芒,他的手迅速地翻动着调查问卷,又迅速地敲击键盘做分类记录,那速度好像是害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the boy who'd like to sharpen all the pencils of you ”……他看到这一条,手颤抖了一下,合上笔记本。

一个愿意为你削铅笔的人。

佐助想起在家乡念书的时候,有个天生金发的混血儿总喜欢在他身边晃,替他提书包买番茄,还有,削铅笔。

佐助很喜欢看鸣人削铅笔的样子,眼眸低垂,指节分明,灵巧得不像是那个吊车尾。即使到现在,已经二十岁的佐助还是不会自己削铅笔。偶尔用到铅笔,同学也会一脸惊奇地把卷笔刀递给握着小刀一脸为难的佐助。

如果,如果爱是那个为你削铅笔的人。那是融入生命的爱,点点滴滴,沁人心脾,而自己很久都不会注意。

……

佐助坐在窗边,回想交作业时的忐忑。

“但我认为,真正的爱情是一粥一饭的恩情……就像有一个人肯为你削铅笔……”不允许掺杂太多个人观点,实事求是,这是准则。他也做好了被教授打“E”等的准备。

出人意料,教授给他打了“A”等,其他人则全部被告知重做。

“Hey,professor,I'd like to apply for some days' off,and I need your help to communicate with MR.Woods.”

“Be back before the others' deadline.”教授笑眯眯地回答。

他看着窗外,一样的云,但他感觉景色逐渐熟悉……

出了安检,一个挺拔惹眼的熟悉身影看到他飞快地跑过去:“佐助!欢迎回来!”

他笑着挣脱鸣人的怀抱,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铅笔:“再帮我削一次铅笔,吊车尾的。”


【注】理查德·怀斯曼,英国大众心理学家,代表作:《怪诞心理学》《正能量》

雅各布·迪佑,犹太教士,在二十世纪末创立【快速约会法】,相亲的鼻祖。

英语大家应该都能看懂吧?本来是想更美式化的,比方说“you”写成“ya”或者“u”之类的……后来考虑到大家学的英语都比较标准所以……如果有错,欢迎指出……

本文数据来自理查德·怀斯曼《正能量1》,至于心理学课题什么的纯粹瞎诌的(°ー°〃)母上虽然是心理学研究生出身但完全不给我讲!哭瞎……


2015-07-16 评论-6 热度-17 鸣佐纯爱短篇
 

评论(6)

热度(17)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