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无题

“我过来看看你……”

头发遮住半边脸,随意坐在墓碑前。岁月打磨走少年的轻狂磨不去深入骨髓的傲气。

“先干为敬,你随意。”

然后把酒撒在墓碑上,黑白相框里意气风发的微笑依旧鲜活年轻。

我才懒得悼念你。若干年后谁不是躺在地底?

蜉蝣啊,也欲离去宿冢外。【1】

初春的午后,一角披风翻飞,逐渐消失在猎户星的方向。
fin.

这是和乐乐讨论如果鸣人死了佐助会怎么办的正常版,其实上面的东西都是她的脑洞。还有一个丧心病狂版。

注:【1】内藤丈草的俳句。这位诗人也就是为人熟知的“蕉门十哲”。

2015-08-24 热度-10 鸣佐
 

评论

热度(10)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