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原创鸣佐】contrary01[暂定名]

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
他就坐在我的对面,坐在窗帘垂落的阴影里,光影对比明显地勾勒出他的五官。
我觉得那是非常冷峻的五官,但是,这个青年在笑,黑色的眼睛里酝酿的笑意几乎能透出光来。
他跟我搭话:“请问,现在几点了?”
“七点了。”
“是吗?七点了……”
他的服装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批量生产的成衣,而是来自某个个人设计师的订做品。证据就在于过于合身的裁剪和风格的协调辉映。不是普通的有钱人家。
这可能是职业赋予我的特殊能力吧?根据服装举止推断其社会地位。
“你好……”
过了五六分钟,他说了第二句话。
在那之前他一直坐在窗边支着脑袋向窗外远眺——一望无际的平原和阳光下金光闪闪的水田。尽管在提速的火车前,它们都只是一闪而过的远景,但是,面对这些辽远壮阔的风景,会有一种时间停止流动的错觉。他那样看着初升不久太阳,微笑,非常好看。
我以为他会这样看下去,但是,他跟我说话了。 “啊,你好。”
我反而有点慌。
对面的与其说是青年,不如说是刚刚十八九的法定“成年”的少年。我是成年人,工作是待人接物的“无冕之王”,居然会紧张。
“真漂亮啊,”他拿起桌上的咖啡壶,倒了一杯咖啡,“请用。”
“谢谢。”
他接着为自己倒了一杯,小口小口地吹着,“您是做什么的呢?”
“记者。”
“很棒啊!无冕之王什么的。”他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向我笑。 之后他几乎完全占据了主导权,连珠炮一样的问题,除了姓名、职业、供职报社这类应酬式问题,还有些属于爱好类的问题。我几乎跟不上他思维的跳跃度,很多问题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进行下一个了。
费了好大力气才苍白无力地回问他一句,“你叫什么呢?”
“漩涡鸣人。”
他字正腔圆甚至一字一顿地回答,用手在空中比划写法。
奇怪的少年,奇怪的名字。
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不自然,不仅仅来自于他五官与脾性的不和谐,还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不协调。
他一直说到列车员推过餐车摆好早餐来,才停下来用餐。
他用餐具的姿势熟练地道,刀叉丝毫不紊乱,明晃晃的上下翻飞,就像什么有生命的精灵一样。
我趁着他在切土司,试图挽回之前尴尬的局面,“漩涡君是在念大学吗?”
“鸣人就好。嗯,这次是打算回家。”他把蓝莓酱和黄油抹得很匀很厚,分别放在两个盘子里,“您吃哪一种?”
不太好拒绝。
我发现他吃东西很慢,没有一点声音。
老实说我很好奇,非常好奇。这个少年身上不自然的地方太多了,譬如明明有这么好的教养,却偏偏废话一箩筐。
另外,我实在想不起来有哪个家底殷实到可以供着孩子穿高级定制的常服的家族姓漩涡。
车在刚刚驶入南贺川站台的时候稳稳停住,少年刚刚用完早点。
“那么,我该下车了,鸣人君,很高兴认识你。”
“是吗?您也在这站下吗?我也是哎!”他拿起挂在墙上的风衣,替我拎起行李,“女士优先。”
在站台上,我搭了一辆的士,挥手向少年告别。
他向我微笑,接着转身钻进了一辆似乎已经等了很久的宾利里。
有钱的少爷。
但是不会再见面了。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他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悲剧气息到底是不是我的错觉。
tbc.
这是鸣佐,没错这是鸣佐!如果你觉得鸣人的描写不对劲或者ooc的话,绝对不是你的错觉!但是这篇真的不是ooc!苦大仇深脑洞之一!希望合各位胃口!

2015-11-22 评论-21 热度-12 鸣佐鸣佐contrary
 

评论(21)

热度(12)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