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原创鸣佐】contrary02

有关contrary,首先,佐助没有死,没有死,其次佐助没有死。“我”遇到的不是面麻,也不是鸣人。提示到这里了。剧情没有发展起来,慢热,而且算不上he也算不上be,多情自古伤离别的衍生产物,戳tag,一在里面,原谅我手机没法弄传送门

【正文】
我在南贺川的第一天莫名其妙地就过去了。不知道是因为累,还是因为太过在意火车上的少年,鸣人。

第二天天刚泛鱼肚白,闹钟硬把我从床上提溜出来。学生时2代开始,已经这么多年了,爬起来依旧是件不太容易的事。

从预约过以后到今天,一直在准备有关宇智波的资料。采访这个神奇的古老家族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几乎可以说是能决定我的前程。

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回顾下宇智波对外公布的家族史和准备的问题。宾馆服务的姑娘敲门进来送早点 ,万万没想到作为打扰别人的人,还能受到主人如此悉心的招待。

预约时间是上午九点,地点是宇智波府。

拍照是不可能允许的,也不允许有多人同行。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作为公众人物的苦衷,何况这个家族说是名满天下也不过分。

我坐在派来接我的车上,一层层地数门。

“请。”司机教养很好,我有种进了中国小说【红楼梦】里贾府的感觉【实际上,在日本是有中国四大名著的译本的,比较有名的是忘记了是大正年间还是昭和时期的帝国文库读本,这个可以在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找到。不过作者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傻瓜的一生还是啥了。】

宇智波府无处不体现着主人的品位和优雅。精致到极致。偌大的园子纤尘不染,整个按照中世纪欧洲贵族领地的方式建造。没有一点华而不实的尖顶哥特建筑,优雅得娴静,如同奥林匹斯山十二主神的月神【即太阳神阿波罗的姊妹】。

“请您下车。”

车子停在正门口,门口有个管家打扮的青年人。

“我是火核。请随我来,斑大人已经等很久了。”

哦,想必他也姓宇智波了。

玄关处换了套鞋,火核一并把外套收进外侧衣橱。

内客厅的沙发上有个一头炸毛的长发男子,双腿交叠,翘着腿。火核见了那个人,鞠一躬,侍立其后。这是本家家主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大人,冒昧打扰了。”

“您言重。”

这个青年,并没有传言里那样飞扬跋扈,至少凭我暂时的主观臆断,他是一个冷漠而不失礼貌的人。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提问。

“录音可以吗?”

“可以。”

“首先,宇智波府之前不与不必要的外人往来,那么您为什么会接受这一次的采访呢?”

“因为这是有必要的。”

“您的意思是,宇智波要参政的传说是真的?”

“看您的理解。”

“我知道了。宇智波一向在商界颇有影响,也想请问您下一步与木叶重工的合作是否是真的?”

“啊……相互利用,这么说的话我是承认的。”

“方向呢?”

“军工,全自动智能机器人。”

“听说您从来不与我国政府签订协议?”

“我不否认。”

“您作为军火商这样做岂不是‘不爱国‘?”

“国与政府本身没有关系。”

“在参政方面呢?”

“我说过那个看您的理解。现在我们把牌底抖出,也算是show hand,宇智波做生意不在背后捅刀。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可以理解,我认为总比背后捅刀让人舒服。”

“我知道了,那么再请问,您为我国做过什么?”

“您又错了,是我国政府。纳税,以及基本我们的产品也是由政府收购的。虽然那是价高者得。”

“冒昧问一句,请问,这样不断提问您家族的问题是否让您不舒服?”

“采访宇智波,没必要扯别的。我没有不舒服。”

“关于慈善您怎么看?”

“慈善这个词是对弱者的侮辱和往自己脸上贴金。当然是相当不错的广告效应。”

“那义务呢?”

“不解决问题。我们愿意提供给他们工作和补贴,但那不叫慈善。没有免费的午餐。每个人都有力所能及的事,同样也有获得报酬和尊重的资格,这个尊重是表面和精神双重意义上的。”

从一开始提问就陷入了相当不利的境地。我当然知道,这些问题在刊载之后会显得我没有见识没有脑子——然而,这些问题满足大众。相比之下,宇智波斑的回答显得既睿智又冷静。

我没有办法。

新闻这个行业并不是艺术,大多数时候是需要说谎的。粉饰太平歌功颂德

Tbc.

混更。好久之前的东西晒太阳

2016-02-21 热度-8 鸣佐鸣佐contrary
 

评论

热度(8)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