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原创鸣佐】男怕上错床

_(:_」∠)_久违了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把宿舍门关上鸣人摆出自己最严肃的表情,结果完全是挤眉弄眼像是便秘的一副表情。
佐助忍了忍,没忍住,嘴角一歪,还是顾及鸣人真的非常努力在扮严肃认真,用力往回吞了一下笑声。哈哈哈的声音愣是憋成“哼”这短短一声,不是轻生卖萌,是重读鄙视的酷炫狂拽的哼声。
唔噢噢噢噢我们还是打一架?
鸣人也就这么想想,把话吃进肚子想法抹消。继续之前的话题:“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平等的。”
“你入赘到我们家还想谈自由平等是不是有点傻?”佐助好心提醒他。
完全没法反驳,攀高枝就是攀了纯黑洗白工商法通吃的宇智波组的顺位第二继承人的……小少爷。那是雕梁画栋锦衣玉食的生活,别的富庶人家无法比拟的——神经病一族。
“那是你们强加给我的,”鸣人提高一点声音,“我喜欢女孩子啊!”
佐助同情智障一样看着他,“你觉得我喜欢男的还是我哥喜欢我找个男的?”
不不不你哥喜欢男的我不敢保他不喜欢你找个男的,呃,就是他不喜欢我而已,我现在去上个课都要提心吊胆啊还要当心你家狗一样的基佬乱放闪光弹。
佐助把手摁在鸣人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我哥很保守的,非常抗拒别人的【wode】婚前性行为,除非你有办法说服他相信我是被猪啃了不然就算你不肯入赘他也会用强把你绑进来,顺便一提少个胳膊腿儿的他是不会在意的,再顺便一提,不用担心舆论这种东西没有哪个组敢对宇智波嚼舌头。阿门。”语气俨然一个牧师主持葬礼。
“我和你说不通啊!就算是入赘,好歹也要把我当人看。”他冲着佐助,慢慢地地往外吐字。佐助也有点生气,之前的一点内疚全都化为番茄被胃酸一样的愤怒消化得干干净净,“那我呢?单纯是个少爷?你有没有想过你最崇拜的两个人搞在一起然后自己又被人搞了?”
这算是烦恼?
“我觉得你就是个不知疾苦的家伙,真的,宇智波君。”
鸣人把佐助的手拉起来,又把自己的手凑过去,假期的伤口恢复得不错,但是即使不算严重的伤口也留下了浅浅几道伤痕。而手心和指节布满老茧,和佐助勤于健身锻炼出来的薄薄一层均匀漂亮的茧子不一样,单纯的力气活留下的印记。
“……”
佐助静静看着不说话。
鸣人把佐助的手放下,“我们最好现在不要说话。”
他收拾一件外套和几件换洗的内衣,T恤,带上钱包和钥匙,“找不着路打电话给小樱,我走了。我觉得你那种冲击完全没必要,那是你哥哥和你叔叔,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你应该高兴,不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趁你还有家人的时候。”
佐助还是没有搭腔。
好,我现在一定看起来英俊极了,鸣人在这种时候给自己鼓劲。不,应该是怂爆了。他把门关上,后背靠在墙上,滑坐在地上。
他打电话给佐井,“喂,佐井,你现在出来,我请客。”
不大一会儿,鸣人从学校栏杆里面爬出去,远远看见佐井早就坐在居酒屋里掀着帘子喝酒。
“老板,加一瓶龙舌兰,算在鸣人账上!”
老板剜了佐井一眼,“佐井先生,你是不是疯了?”
“没关系啦老板你去买就好了,钱鸣人会出的,”佐井夹一筷子红烧牛蒡丝塞嘴里,“缓静补萌银管坠了揍绳【反正把鸣人灌醉了就行】”
老板把一壶烧酒戳在桌上,“漩涡先生的酒量,一壶这个就足够了。话说为什么非要灌醉他?”
佐井把鸣人的脑袋摁在桌上,“感情问题呗,给他做心理咨询太麻烦了干脆直接灌醉得了。”
“混蛋佐井,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鸣人挣开佐井,脖子发痛。
“我知道我和你女↗朋↘友↗长得很像,但是我先申明我是不会把屁股贡献出来给你的。”
老板听佐井的胡话次数多,一点都不吃惊后半句,但是前半句把他吓着了,“漩涡先生有女↗朋↘友↗了?”
你能不能别把那个怪腔也学过来啊老板,皮笑肉不笑是提醒我那是男的 ,你这样让我因为你知道我搞了男的我很惊慌啊。鸣人心里快速骂完老板,嘴里迅速打哈哈,“啊啊,一般般吧。”
佐井不依不饶,“什么一般般,明明就是特别漂亮还特别有钱的女↗孩↘子↗,而且该做的都做了。今天估计是欲求不满出来找乐子,快灌醉这个淫魔我好回家画画。”
老板把拉面给鸣人放上,“这碗我请。”
“所以今天是被赶出来了?你应该直接下药弓虽女干他啊!让他怀疑他存在的价值就是被你弓虽女干最后就不会反抗了。”
“佐井你踏马总裁文写多了?”
“那你怎么了?”佐井给自己掰了一支蟹螯,沾上酱汁。
“我起义了。”鸣人给自己掰了另一支蟹螯。
“你疯了?在他家起义?最后都不知道是会被剁手还是水泥封填海。”佐井一边说一边抢走鸣人的蟹螯沾上酱。
“宇智波家不会那么小气吧?”鸣人看着佐井嘴里的蟹肉心疼。觉得宇智波家怎么报复他还是次要的,那个蟹螯是螃蟹身上最肥美的部位好吗?!
鸣人惋惜那个蟹螯,佐井脸色就变了,他一筷子打在鸣人头上,压低声音,“你疯了吗!在外面讨论他家,暴露他的坐标不用管是不是被敌对租知道只要被他贤二叔发现你就真没命了。”
老板把鲑鱼子放上,捂住耳朵,这样我就听不见了。
老板你这个说法完全没有说服力好吗明明就是想听就听啊!
佐井匆匆把账结了,拉着鸣人打算走。
“别在别人面前提到他们组的女性儿童和少年的坐标。”随后老板把零钱放桌上,轻轻提醒。“等到若头来找你就不好办了。”佐井回过头看着老板,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解剖一条鲑鱼。佐井惊出一身冷汗。
好困,以为能在昨天晚上更完,结果现在还没有。明天继续。






2016-06-12 评论-13 热度-11
 

评论(13)

热度(11)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