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原创鸣佐】旅伴

首先这是短篇,其次这是有魔法的一篇文,保证乐乐六级600+的魔法故事【个屁】
【正文】
“致鸣人: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里了。谢谢你这三年为我做的事,大恩无以为报。——宇智波佐助” 鸣人早上醒过来,身边少了一个人多了一张纸条。
他看看那张纸上娟秀的字迹,摸着鼻子。反应了一会儿,抓起衣服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穿。到一楼迅速把房退了,回屋打点行李。
在桌上,他看到他的皮夹和佐助的皮夹。他打开看,两个钱包里钱和卡都没少。钱包是上个月他给佐助买的,里面的钱,是他给佐助的零花钱。
“死小孩,连钱包也不拿。”
钱包旁边放着他给佐助买的手机,他打开手机,赫然一条编辑中的短信,“我把你的东西留下。”
鸣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扶着额头,“这个死小孩。”
坐了有一会儿,他觉得流失的力气渐渐恢复了,才站起来带上行李。
什么都没带的人,根本不可能走远。
他驱车在大街上找,并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该死!他能跑到哪去?”他重重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汽车鸣笛声立刻响起来给他添堵。 附近有个付费停车场,他把车停下,下车疯了一样地找。“佐助!佐助——”
他把手机里佐助的照片调出来,问宾馆附近的人。“您好,请问有没有看到照片上的男孩,才14,什么都没带。没看见?谢谢……”“你好,照片上的男孩,穿一件蓝色的立领衬衫……谢谢……”
有老太太看他焦灼,好心提醒,“小伙子,在宾馆里走的,该问问前台的……”他这才反应过来,又觉得自己没用。他跑回停车场,回到宾馆。
佐助是个长相显眼的孩子,见过的话是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前台小姐一看到照片,说,“是的,这孩子天还没亮就走了。”鸣人顾不上质问宾馆凭什么敢于让一个孩子赶夜路而,只能快找线索。“您记得他往哪边走吗?”鸣人急切地问。前台小姐往后门那里一指。鸣人道谢,又匆匆驾车而去。
从后面延伸出去的是宾馆的停车场,出停车场是条比起正门萧索不少的路。沿途有不少小餐厅和卖海鲜的小店,都是营业早或者要早起准备进货的那种。他挨家进去问,果然不少人都看见过佐助,说他往加油站的方向走了。
驱车赶往加油站,鸣人突然想起来他带着佐助刚到这里时曾经在那座加油站加过油买过东西。那也是离开这里的一条路上的唯一一座加油站。这条路恰好就是鸣人来时带着佐助走的。
上了大道,沿公路就能离开这里。
鸣人把车速提到普通道路允许的最大速度,到加油站才停下询问工作人员。听说丢了孩子,加油站的经理把负责那一时段的工作人员请来协助。
“没有啊,那孩子那么显眼,看到过肯定不会忘。”
“何况那么早,只要有人经过应该都有印象的。”
“会不会回去了?现在的小孩子,也就是赌赌气,真要他们自己出门,反而不敢。”
鸣人苦笑一下,要是佐助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孩子倒好了。
“我回去看看,谢谢你们。”鸣人道谢——他总不能说他家的小孩子和别人家的小孩子不一样吧?要上车的时候,经理突然问他:“先生报过警吗?
警察可能快些……”这些人当然都是好意,鸣人觉得拒绝他们的帮助也是不礼貌的,但是报警有点困难。
“啊,报过了,但我也想自己找找看。谢谢您。”
实际上鸣人没法报警,佐助是未成年人,他是成年人,但他们的关系难以说明。说是监护人,他和佐助并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养父。或者更麻烦的是佐助在警察署的备案里是失踪的孩子,七年杳无音讯,突然在一个陌生人的报警电话里出现,不免起疑。就算他能够说明他和佐助的关系,之后也轮不到他继续抚养佐助。
最好的解决方式是他自己找到佐助。
他留意着路边,突然有一家店吸引了他的注意——当铺。他有点吃惊,这个年代还存在当铺这种东西,也有点兴奋……
他下车走进当铺。当铺掌柜的果然见过佐助,“这孩子天不亮,敲窗请我们让他避避风,我夫人看他怪可怜见儿的,让他进来了。天一亮,他就走了……”
鸣人赶忙问:“那他往哪儿走了?”
掌柜的手指敲着桌面,似乎在回想。“忘了。我当时没太注意,他搭了出租车走的。”
“那他卖给您什么没有?”鸣人想起来佐助的玉来了。
“这……我不能说……这是顾客……”
“您只管说,那东西我出双倍的价。而且你不用担心我害他,我是他的监护人。”
老板没再言语,进里屋取出一个乌檀木小盒,小心翼翼捧手里,端到鸣人面前打开,厚厚一层锦缎里躺着一条勾玉挂坠。
“不瞒您说,我过去在古董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勾玉虽然不比八琼勾玉,但也是宝贝。他这玉是宇智波家的东西,宇智波被灭族了,之后再没人找着它。我今天见着就是福分。到底和它没缘分,这东西是无价之宝,您可出双倍?您就按我收这玉的价格乘双罢。”
鸣人连连称谢,取出支票簿,让掌柜的填数。
掌柜的填好后,压低声音问,“那孩子不是一般人吧?仔细让人知道对他不利。”
“也请您多担待。”
老头笑了,“我干这行,嘴要是不牢靠,手下没点数儿,怎么活得到今天?”
起码找到了佐助钱的来源,他的去向也稍微有点谱。机场肯定不可能,火车站可能性大些。
对他来说,佐助是有特别意义的人,是他第一个患者,也是他的旅伴,更是他的孩子。
他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这个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而且,佐助的出逃是有预谋的。也就是说他恢复记忆比他想象的还要早,起码在刚刚到达这里之前就在留意出逃的方案。
鸣人自言自语:“死小孩,想起来干什么。”
时速一点点拉大,公路上这是唯一飞驰而过的车,车过处掀起一阵烟尘。
tbc.
我有预感肯定有孩子猜鸣人拐卖孩子!所以先说不是鸣人拐孩子嘤嘤嘤。

2016-06-14 评论-9 热度-26 鸣佐脑洞短篇
 

评论(9)

热度(26)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