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Buth  

前两天晚上从城市的最东头坐两个多钟头的公交车去最西头的火车站接人,期间换乘一次打车一次堵车三次,步行无数,零下五度,风特大,我穿着很薄的打底裤单层小皮鞋,居然跑出汗来。
接的是我一个朋友,小姑娘,长头发,据说头发长达一米七,比她本人还长,通常盘成一个矮发髻,用簪子别起来。可能是因为后面头发太重,她的发际线参差不齐,而且非常靠后,像被人生生扯去了。高中时代,我们学校不允许留长发,艺术生也不允许,而她是三个级部里唯一一个公然留着长发而被默许的。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原因何在。
我到的时候她在出站口已经等了好一阵。
她穿着一件珠白色羽绒服,灰色打底裤,棕色长筒靴,正忙着玩手机,没看见我。
我喊她,向她跑过去。
因为火车站离我家太远,晚上回去不安全,她要我去她家住一晚。
打车到她家已经是九点多了,可是这时候我俩还饿着。
打算出门吃火锅。这时候她接了个她妈妈的电话,说是给我俩带了晚饭。
我一开始听说的版本是她父母当天晚上有事不在家,让我俩随意,才同意在她家住。实在不想打扰人家父母。所以这一来把我吓懵了。
她妈妈回来的时候提着两个塑料袋,各装着一份米粉。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回来之后见我格外热情,张口居然喊的是我小名,“小布,来,饿了吧。”很大声很夸张的,意外的让人觉得亲切。
米粉上微波炉热了一圈,端出来让我俩趁热吃。
这时候我有点做难----米粉的肉肥肉多,而我本身也实在忍受不了米粉的味道。【我特别挑食的】
人家难得这么热情,硬着头皮吃,也没能吃完。
她家没有暖气,非常冷,我们四个人穿着羽绒服坐在客厅里听她讲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讲过一遍的学校奇闻和寒假要学的东西。
她说她C语言分数特低,80.5。
我扒了一口饭,说我这几门课可能全挂,米粉的酸味排山倒海一般涌进口腔,我皱了皱眉。
女孩妈妈似乎很高兴,笑着数落女孩,说你还不行啊,又告诉我,也要好好学习。
磨磨蹭蹭吃完饭,我已经冻得牙根发凉,也可能是被女孩:“这个假期我一定会瘦,我要学习大二的知识……我要参加比赛……我的部长特别器重我……”的言论吓到了……还好没有什么其他活动,回房间睡就可以了。
她家只有两间卧室,面积不到我家三分之一。我俩需要睡一张床。
打开空调之后房间还是很冷,我就钻进被窝里,露出半个脑袋。N多年以前我也曾经这样和一个女孩同床共枕,不过那时候是我们俩锁上门说着悄悄话。我躺在那里,原本以为我们这么久不见能有千言万语,结果是她坐在小夜灯旁边玩手机,给我讲跟她聊天的学长是她的一个部长,她在学生会有多么重要……我就听着,不时附和两句。我很难把话题调整到我能插上嘴的方面上。可能她需要一个瓶子,能装下她所经历的事,不过在这时她是报喜不报忧的。
基本平时谈话,重心都在于她。
她和男朋友分手,给我打电话咨询,说是我比较有经验。
我耐下性子给她分析,但是怒火中烧。
我不是瓶子,也不是工具。
我告诉她,给她前男友买份礼物,价值略大于前男友给她花的钱。【她俩在一起不足一周】
于是,她买了,三个本子一支笔一个笔袋花了不到二百块钱,说给自己都没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
那天晚上尾声是,熄灯前她告诉我,她买了一双三十二块钱的小皮鞋六十块钱的裙撑和一百零八的lo服 。
“挺好的。”
她把灯关上,说:“和你穿的那双差不多。”
“嗯,晚安。”

2017-01-19 评论-12 热度-2
 

评论(12)

热度(2)

©Rachel Buth Powered by LOFTER